您所在位置: 首页 >> 档案文化 >> 兰台史话

  • 南昌近代话剧运动
  • 文章日期:2016-07-18 10:22:23    文章点击数:    稿源:

    话剧起源较迟,十九世纪末才被引进到我国。南昌话剧运动是从“文明戏”开始的。

    民初,南昌地区出现“新剧”演出,主要是在学校进行。因为“新剧”不唱、不舞,只用对话和动作来表演,民间称之为“文明戏”。

    “文明戏”实为南昌近代话剧运动之始。南昌爱好话剧人士,可能受到我国早期话剧开拓者欧阳予倩等在日本创建“春柳社”的影响,也纷纷组织话剧团体。民国十年(1921年),南昌“醒民剧社”首次在风神庙“义生楼剧场”演出,并获得了成功和好评。该社演出的剧目有:《走出家庭》、《何只是工人苦》、《老学究教学》、《抗婚记》等社会醒世剧。

    不久,又出现了“新生活话剧研究社”。社长李笑侬,原是上海某剧社的演员,来南昌后,招集爱好话剧的青年组织“新生活话剧研究社”,曾公演《浪子自悟》等劝世剧,均由李氏自编、自导、自演。

    接着,“自由话剧社”、“友谊剧社”相继成立。

    在“文明戏”时代,有个共同的特点:剧社组织无固定地点,演员时合时分,没有正式剧本,只写提纲大意,台词是由演员共同配合即兴发挥而成。演出时,夹杂些滑稽、诙谐、逗趣的话来取悦于观众。演员全是男性,剧中女角由男演员扮演。化装简单,胡须是将马尾用铁丝穿扎成八字行须夹在鼻孔中,或在嘴唇上涂上黑色油彩即成。演员挂牌借用京剧“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”的头衔,如正派老生、风流小生、闺阁名旦、冷面滑稽等。

    至1930年以后,南昌的话剧运动已进入起步阶段,不少学校师生受到“五四”运动新文艺的渲染,开始在学校里排练新剧。豫章、葆灵、一中、二中、心远等学校都有类似的话剧组织。他们演出的节目,多系翻译的剧本,有如《南归》、《咖啡店之夜》、《茶花女》等。心远中学的“春雷话剧社”为配合时事的宣传,自编了戒除鸦片的独幕剧《王二之死》,很是感人,演出效果良好。

    这一时期,外地专业演艺剧社也纷纷来南昌演出,这对南昌话剧运动发展是稍有影响的。

    之后,南昌民间也有不少热心话剧艺术的青年,自发地组织话剧团体。他们演出的剧目多系描写小市民和家庭妇女的喜爱。

    民间话剧团体主要有:

    “海燕剧社”,主要由爱好话剧的青年学生组成,曾上演《迷惘》、《校园之春》等。

    “愚人剧社”,曾在南昌新舞台上演《天罗地网》等。

    “艺化剧团”是当时时最有影响力的剧社,是由黄北墀、黄旭午兄弟,裘得煌、戴明轩、项竺僧、萧理熙等几位教育工作者自由组成,该剧团虽然非公办,却担负了社会教育的义务。他们演出的剧目,除自编的幕表剧外,还排演过著名作家的剧本,如欧阳予倩的《泼妇》,田汉的《苏州夜话》等。这个剧团因得到当时南昌绅商的资助,故能够较长期的存在,后因“省音教会话剧团”成立,乃自动解体。

    “怒潮剧社”是由国民党军委会政训处领导的“怒潮剧社”,1932年春奉命从南京调来南昌,配合“围剿”宣传工作。该剧社的调入标志南昌话剧运动进入转折时期。

    该剧社拥有当时国内著名戏剧家向培良、邵惟、左明(他们均为中共党员或是左翼剧作家,后均去延安或参加新四军)。主要演员有凌萝、英茵,郝恩星(吕班)、刘尚文(沙蒙)、王逸(王一)等,(他们后来均称为我国电影和话剧界著名演员或导演),还有艺术素养较高的舞台专业人才如胡倬云、毕志萍等。

    该剧社在南昌新兴舞台先后演出有《志士沙场死》、《蠢货》、《韦菲君》、《车夫之家》、《油漆未干》以及“五四”后著名的独幕剧《屏风后》……。其中也演过进行反动宣传的《生路》、《谁是我们的仇敌》等剧目。该剧社演出时,舞台布景全是逼真的立体实景,采用艺术灯光照片,从而改变了过去用汽油灯照明和讲演式台词表演。演员表演时加强了对戏剧中人物典型性格的塑造,又配有音响,使演员的对白铿锵有力,富有感情,极大地开拓了南昌观众的视野。当时在青年学生中掀起了“怒潮热”。有人说:“南昌有新戏了,当自怒潮始”,确是如此。

    该剧社迁至南昌后,又招考一批男女学员,其中有章曼苹、陈樱南、熊恂、熊华、姚镇帮等。章曼苹后转入“中国旅行剧团”,为该团的台柱而蜚声影坛。解放后为珠江电影厂的台柱演员。

    因“怒潮剧社”宣传“普罗文化”(无产阶级文化),1933年2月被蒋介石假借“纪律散漫”为由,予以解散。但南昌的话剧运动,在艺术的诱惑和革命的召唤下,更加蓬勃发展,不少人在话剧界脱颖而出。正规的专业性的组织也犹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。

    “抗敌剧团”1933年3月,“江西省推行音乐教育委员会”成立。翌年,设立戏剧组,内分平(京)剧改良和话剧两个组,话剧组在抗战初期改称“抗敌剧团”,这是南昌市最早的正式专业话剧团体。

    该剧团由原“怒江剧社”全国知名导演邵惟主持,又从“北大”聘来王家齐、刘静源(刘江等协助剧务工作兼导演。该团先从在校中学生和社会青年及在职的机关工作人员中招考学员,成立短期话剧训练班。当时主要在职和业余演员有:徐廷敏、陈鲁南、胡江菲、高少鹏、贺露、凤贤贞(凤飞)、涂海涛、舒政铨、舒文辉、郑宝珊、陈樱南等,以后又有:徐兰、吴竹君、王枕石等人加入。音教会主任程懋筠有时也参加演出。

    该团先期上演了《保险箱》、《月之东升》、《父归》三个翻译改编的独幕剧。徐廷敏担任“月”剧主角“逃犯”(革命者),剧中他引吭高歌三支插曲,震惊了四座。演出时全国著名音乐家缪天瑞、张贞黻、赵年奎等伴奏,更是锦上添花。该团还上演了《猴儿酒》(与“南昌女中合作)、《政大爷》(又名“裸体”)、《锄头健儿》、《最后一计》等剧,排练了《钦差大臣》,因敌进南昌而流产(该剧后来在泰和由“建艺剧团”演出,由徐廷敏导演)。1936年夏,该团在南昌中山纪念堂上演大型话剧《雷雨》,由邵惟导演,演员阵容坚强,当时南昌知名话剧演员几乎都参加演出,极一时之盛。讵料第三天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委员范争波观此剧后,以“此剧宣传阶级斗争”为由,勒令该剧停映,因戏票早已预售一周,经疏通协商,又上演了一个星期,仍使不少观众向隅而引为遗憾。

    “江西乡村抗战宣传巡回剧团”是由江西省民众教育馆创办,馆长程宗宣兼任团长,老戏剧家杜宣和黄惶等任导演。主要演员有杜广、程梦、姚刚等,女演员中以樊宝珩为著。抗战胜利后,该团改名为“巡回剧团”,仍由省民教馆辖属,曾在湖滨公园礼堂上映《升官图》、《裙带风》等,均轰动南昌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1938年,为庆祝台儿庄大捷。南昌五个宣传团体,即省音教会抗敌剧团、赣保政训处宣传大队,省抗敌后援会宣传大队,省乡村抗战巡回剧团、青年服务团宣传大队等,联合排演田汉赶写的大型话剧《最后的胜利》,在湖滨公园露天音乐堂演出。这是抗战开始后,南昌剧人的一次空前大联合大团结。在排练时首先成立导演团,公举邵惟为执行导演,导演成员中还有程懋筠、徐廷敏、黄惶、姚史渊、陈凯原等。徐廷敏(音教会)和刘曼华(青年服务团)分任男、女主角。此剧排练时间短,仅五天就正式上演。剧中男主角主唱的一首民歌《要打鬼子可就顾不了她》,是该剧主题曲,由人民人民音乐家何士德作曲兼指挥。为了宣传抗战,他们不分彼此,只有一个目的,为取得抗日胜利而演出。他们之中有人自带干粮参加排练,有的枵腹演出,均无怨言。这次演出活动把南昌民众的抗日情绪推向到一个新的高潮。

    同年夏,南昌大部分抗日宣传团队奉命内迁。“抗敌剧团”仍留在南昌,曾出演《烙印》、《血洒晴空》两剧,由国立剧专的黄若海导演兼主角,女主角由张慧担任。这两人后来分赴桂林、重庆。各自参加《国家至上》、《大地回春》剧中的演出,而誉满大后方。抗战胜利后,张慧先后在《衣锦还乡》和《万家灯火》等影片中担任重要角色,获得好评。

    日军占据南昌后,“抗敌剧团”转战吉安、泰和等地作巡回演出。此时该团演员阵容坚强,其中主要女演员中的张慧、黄六明、李凤文、万止贞四人,被誉称该团的“四大金刚”。她们又是“音教会”合唱队的女音二部骨干,能歌善演。主要男演员有胡德龙、袁明等。(胡后来成为上海知名的话剧与电影演员、导演

    “省保宣传大队”是“江西省保安司令部政治训练处宣传大队”的简称,邵惟兼任大队长。话剧队是该大队的一个支队。主要话剧演员有方明泸、吴菲、刘导江、程希逸、聂淳娟、张瑾、张腾龙、赖向华、韩鸣英等,戏剧指导是徐廷敏。他们之中有不少人以后去了延安或加入新四军。话剧队先后演出了《松花江上》、《放下你的鞭子》等抗日戏剧,经常活跃在军中、前线、医院、街头,为抗日宣传和慰问演出而坚持不懈。他们在为来助战的苏联空军作慰问演出时,上演《飞将军》话剧,获得苏联志愿飞行员的称赞。该大队以后转入“江西省游击总指挥部政训处”和“宣传大队”(简称“游宣”。大队长是肖鹤鸣,戏剧指导仍为徐廷敏。为加强实力,徐廷敏前往金华,聘来导演鲍昭寿夫妇和江俊、梁燕等。南昌沦陷后,他们活跃在赣东一带,演出《三江好》、《死里求生》、《太阳旗下》等。该团拆散后,部分人应蒋经国之聘去赣州,成为“新赣南”话剧开拓者。

    抗战时期,南昌话剧运动热火朝天,除原有各剧团外,先后有省党部的“国防剧团”(后改“民族剧团”)、若干剧团、青年服务团的宣传大队、新四军战地服务团、省抗敌后援会的宣慰大队、民教馆的少年剧团、战干团的战干剧团、伤兵管理处得话剧团等。外地来的有军委会政治部的演剧队,各军师部话剧团,以及中央戏剧教育队,建艺剧团等。抗战胜利后,南昌有个“实验剧社”,是由剧人自组的话剧团体,实力坚强,导演有万元善,演员有蔡玮卫、姚静、章人秀、熊大荣等。曾上演《火烛小心》、《梁上君子》等。

    业余话剧团是异军突起的话剧团体,演员阵容整齐,多是南昌当时有名的话剧爱好者和从业人员。如程梦、汪文斌,李学进、杜广、晓丽云、朱起凤、程强子、张仲白、丁金敏、曹维曾等。上演大型话剧《新事物的面前》,在艺术水平上已有大幅度的提高。

    抗战期间,南昌话剧界人士曾冒枪林弹雨,不畏敌机扫射轰炸,奔赴前线劳军,在医院向负伤战士作慰问演出;在反内战民主斗争中,他们又英勇地演出一批又一批辛辣犀利的进步戏剧,如《升官图》、《覆灭》、《他们为什么死去》等,并遭受反动特务的恐吓、威胁和殴打、关押,甚至为革命胜利再次洒下宝贵的鲜血。

     

     南昌市档案局 张昀